微软亚洲研究院:数字化转型的“工业革命”已来临
英语文化交流 > 技术博客 > 微软亚洲研究院:数字化转型的“工业革命”已来临
微软亚洲研究院:数字化转型的“工业革命”已来临
时间: 分类:技术博客

微软亚洲研究院:数字化转型的“工业革命”已来临
曾被《麻省理工学院技术评论》(MIT Technology Review)誉为“世界上最火计算机实验室”的微软亚洲研究院,如今还将有望成为“最有商业远见的计算机实验室”。

在2018年11月8日微软亚洲研究院建院20周年庆典上,微软全球资深副总裁、微软亚太研发集团主席兼微软亚洲研究院院长洪小文表示:“有人比喻现在的数字化转型是另一次的工业革命,这一点都不为过。以前的工业革命,从蒸汽机到大型机械制造再到以电为代表的新能源,形成了技术密集型突破。而现在的数字化转型,从计算机和互联网到社交网络、物联网、大数据和人工智能等,形成了新的技术密集型突破。”正如微软CEO萨提亚·纳德拉所强调,未来每个公司都将成为软件公司。

在未来,随着每一个公司都将成为软件公司,每一项业务都将成为数字化业务,以基础研究为主的企业研究院也将在未来商业中扮演举足轻重的作用。洪小文表示历史上很多颠覆性的商业影响,每一次并不完全以技术及基础科研为主导,但在今天引领数字化转型的人工智能技术,则是由研究院和学术界所引领的。其中的原因则显而易见:以深度神经网络为代表的人工智能核心算法偏向基础科研,这就要求企业具备相应的能力。

20年来,微软亚洲研究院已发展成为具有世界影响力的计算机基础及应用研究机构,也深刻影响了微软的产品体系。2018年9月,微软亚洲研究院宣布与上海市徐汇区人民政府以及上海仪电(集团)有限公司合作建立微软-仪电人工智能创新院。创新院是微软的一次全新尝试,它将微软研究院的创新能力大规模对外输出,拉近微软亚洲研究院与战略伙伴与客户的距离,共同创新、共享IP,打通人工智能普及化最后一公里。

商业创新越来越容易

在微软亚洲研究院20周年庆典的未来技术论坛上,Kleiner Perkins普通合伙人冯逸表示,随着技术的发展与技术,数字商业创新变得越来越容易。

冯逸曾在微软工作,现身兼工程师、创业者和投资人三重角色。据冯逸回忆,他在微软的第一个产品就是SQL Server 2000,当时微软组织了数百人团队、花费了数亿美金才发布了这个产品。到了2007年,冯逸加入在线视频公司Hulu并发布了Hulu产品时,当时Hulu团队约有30个人,只用84天、约一千万就发布了Hulu。而冯逸2010年加入Kleiner Perkins时,遇到了一个只有三个人的创业公司,他们用了差不多6周时间、约1万元成本就发布了自己的产品,这家公司叫Instagram。

冯逸表示:“从SQL Server到Hulu、Instagram,技术变了很多,变得越来越简单、越来越贴近个人。Instagram的创始人不是博士后,也不是很专业的技术人员,但是他们可以创造一个那么成功的产品,就是因为技术改变了很多。”

今天,微软亚洲研究院的成果,都汇集到了微软智能云Azure平台上,部分成果也通过开源社区对外开源,极大降低了商业创新的投入与成本。2016年,微软首次公布运行于Azure的认知服务,以API的形式为开发者提供×××的人工智能。目前,微软在全球推出了覆盖语音、视觉、语言、机器翻译等功能的24项服务,已经有超过100万开发者使用认知服务。而从开源开发者工具Visual Studio Code、开源开发者服务 GitHub到开源开发者技术框架(如 .Net core),微软也形成了一整套开源且免费的体系,帮助企业开发者和创业开发者实现快速应用开发和更低成本创业。

基础研究能力输送给企业

联想集团首席技术官、高级副总裁芮勇在微软亚洲研究院20周年庆典的未来技术论坛上表示,未来人工智能的发展需要“ABCD”四大元素:A是算法(Algorithm)、B是业务(Business)、C是计算力(Computing)、D是数据(Data)。当算法、计算力和高质量的数据要素齐全之后,还要依靠商业和具体垂直行业场景相结合,最终实现人工智能真正的落地。

芮勇曾是微软亚洲研究院的副院长,他表示在微软不仅做过基础研究、还参与过产品部门以及研发战略和孵化,在微软学习了整个研发链条。由于既有基础研究的经验与有产品部门的实践,芮通认为基础研究和产品开发要在同一个频谱上,才能创造真正的商业效益。芮勇到联想后,在落地人工智能方面,做的第一个项目不是通用平台,而是具体落实到供应链管理场景中。对于联想而言,面临着手机、PC等零部件的全球供应链管理,而用人工智能进行预估,则可带来极大的供应链效益提升。芮勇强调,要找到人工智能落地的场景,就要解决企业的痛点,痛点即刚需。

不过,对于更多具有行业属性的企业来说,人工智能不是其主营业务,也无需高成本招聘和维护人工智能专家,而是可以选择与微软亚洲研究院这样具有基础研究能力的研究院合作。2017年11月,微软亚洲研究提出了“数字化转型即服务(DTaaS)”的概念,并正式成立了微软亚洲研究院“创新汇”,充分利用微软亚洲研究院的科研储备和人才优势,帮助企业解决发展过程中遇到的技术挑战。“创新汇”成员既有大型国有企业、全球知名外资机构,也有龙头民营企业和初创公司,涉及领域涵盖金融服务、制造、物流、零售、教育与医疗健康等多个行业。

在医疗领域,辉瑞公司与微软亚洲研究院共同研究、构建了一系列利用人工智能的医疗方案。在中国的社区医院中,有70%的医生没有上过大学,而通过人力培养一名合格的医生需要十年甚至二十年的时间,无法有效满足现在人们的看病需求。通过机器学习,辉瑞构建了冠心病、脑卒中、高血压、高血脂等常见慢性病的知识图谱及智能问答系统,以帮助患者与医生进行更有效地沟通,提高患者对疾病的认知,这将有助于对这些慢性病的有效防治。在五年前辉瑞就开始构建这个平台,将学科知识以及医疗数据通过机器学习平台进行处理。现在已经覆盖了中国16个城市,已经用人工智能做了10万个处方;通过随机比对,社区医院的标准化治疗率提升30%,糖尿病治疗的达标率也提升了30%。

不仅如此,难以发现的真菌感染疾病也能够通过人工智能诊断出来。传统方式的真菌检验主要依靠人工染色镜检,对医务人员的专业技能要求极高,不但费时费力,而且通常只有三甲医院才具有检测能力。辉瑞大中华区副总裁、医学部负责人谷成明在微软亚洲研究院20年庆典上表示:“在医院ICU的病人里面,有的人会得真菌感染,真菌感染有致命的危险,但诊断率只有2%。如何从图片识别入手,识别真菌就很重要。我们与微软亚洲研究院合作,他们帮助实现真菌图片的识别,我相信这样的工作能够挽救很多人的生命。”

微软亚洲研究院还与教育集团培生公司一道利用语音识别、自然语言理解、机器学习等人工智能前沿技术,将优质的英语教育素材转化成为更智能且更具针对性的英语教育服务,为用户创造更好的学习体验。培生与微软亚洲研究院的合作的朗文小英,通过微信平台来为学生服务。该平台通过AI系统提供不同的学习方法,从2017年9月到2018年3月这半年间得到了大量积极反馈,超过90%的学生觉得朗文小英能够真正帮助增加学习效果,超98%的老师认为朗文小英可以帮助解决教学问题。

培生大中华区董事总经理林国章在微软亚洲研究院20周年庆典上表示:在培生公司超过170年的发展历程中,见证了全球技术发展对教育所带来的巨大影响。在人工智能时代,培生希望借助微软在人工智能领域的技术积淀和突破性的科研成果,让用户可以更便捷、更有效的利用各种教育资源和素材,让教育变得更多元、更智能、更唾手可得。

“进入工业化后可以实现大批量生产,例如一个课堂上可以有四五十个学生,但是个性化就没有了。今天我们进入了智能时代,很重要的一点是可以利用大数据分析以及人工智能做到既大规模化又个性化的教学。这是人工智能和教育相结合的落地方向,将对世界经济和产业发展都将重大作用。”芮勇亦强调。

创新理念连接更多产业

微软亚洲研究院成立20年来,不仅对外输出科研成果和对接商业场景,还大批量的对外输出高质量的科研人才。洪小文表示:“ 20年来,微软亚洲研究院充分发挥自身优势,与亚太地区的产学研各界开展了广泛而深入的科研合作、人才合作、产业合作,在推动技术成果转化以及助力不同行业的企业数字化转型方面发挥了积极作用。不仅如此,微软亚洲研究院还为科技行业培养出了一大批具有科研精神的优秀人才,我们自由、创新、多元和包容的文化,将确保我们的人才优势和创新精神不断传承下去。”

如今,近7,000名微软亚洲研究院的院友遍布全球,活跃在科研创新、产业创新的最前沿。他们中的很多人都已经成为学术界、产业界的中坚力量,其中有200多位院友在世界各地的顶尖高校执教,超过55位院友受到了国际以及中国学术界的高度认可,包括入选中国千人计划、长江学者和国家杰出青年科学家基金,以及电气电子工程师学会(IEEE)院士、美国计算机协会(ACM)院士、美国人工智能学会(AAAI)院士等。在产业界,超过15位院友在互联网企业担任CEO或CTO,范围几乎覆盖全部中国最顶尖的互联网企业。更有超过115位院友在创业大潮中开拓创新,其中至少有5位是独角兽公司的创始人。

字节跳动副总裁马维英同样曾在微软亚洲研究院工作,他微软亚洲研究院20周年庆典上回忆:“每年微软总部的Tech Fest(技术节),Rick(前微软首席研究官Rick Rashid博士)的第一张PPT永远不变,这就是微软研究院的三个使命: 致力于推动整个计算机科学领域的前沿技术发展;将最新研究成果快速转化到微软的关键产品中;着眼于下一代革命性技术的研究和孵化。如果十年之后还有一家叫做微软的公司存在,那是因为研究院的存在。这些观念都深深影响了我,我希望将这些好的资产带到中国的企业。”

马维英微软亚洲研究院20周年庆典的未来技术论坛表示,接下来十年有机会重新再定义新一代的内容信息平台。首先,借由AI的不断推进,可以有更多的技术帮助降低创作的门槛,让每个人都可以创作;其次,AI可以重新定义更个性化的推荐,将个性化推荐和千人千面搜索相结合;最后,AI还能够收集、整理、学习用户在平台上的数据,不断迭代、不断训练,推进计算机视觉、自然语言处理、语音等各方面的算法,而当这些人工智能技术成熟之后还能够应用于企业级AI等场景。马维英表示:“在企业里,也有个性化信息和协同文档,企业内部也可以有更好的社交,用社交的方法来促进协同合作,这都是极好的机遇。”

当然,这些目标也不是今天才有。马维英强调,他在微软亚洲研究院工作长达16年,微软深深启发了他。马维英表示:“在字节跳动有很多利用技术、人才的方式,我们希望能够将微软和微软亚洲研究院的成功模式再复制到中国,这是我的一个梦想与接下来的使命!”而根据日本媒体的报道,作为今日头条和抖音等产品的母公司,字节跳动刚获得了日本软银的30亿美元投资,成为估值超过Uber的全球第一大独角兽。

还有更多像马维英这样从微软亚洲研究院走出去的科学家和科研人员,在数字化转型的“工业革命”即将爆发之际,加入到中国创新创造的队伍中,与微软一起普及人工智能等新技术、推进中国的数字化新经济!(文/宁川)

随机阅读

Copyright © 2017 英语文化交流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