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头条站上峭壁边缘,字节跳动全靠“抖”?
英语文化交流 > 股票测评 > 今日头条站上峭壁边缘,字节跳动全靠“抖”?
今日头条站上峭壁边缘,字节跳动全靠“抖”?
时间:发表于 2018-06-16 09:43:11 股吧网页版 财经评论 分类:股票测评
今日头条站上峭壁边缘,字节跳动全靠“抖”?

张一鸣多年来一直强调今日头条是一家没有价值观的公司,原因是“算法没有价值观”。事实证明,没有价值观保障的企业,做起事来最容易前后不一。

文 | 晏 舒

编辑 | 刘媛媛

“这是AI技术在产品上的体现,没有人为编辑信息,但是我们的产品使用时长远远超过同行。”

“历史上精英们一直在试图让大众拥有很高的精神追求,但社会整体从来没有达到过这个目标。”

“算法没有价值观。”

“今日头条用算法理解人性。”

张一鸣的这些言论对公众来说并不陌生,作为号称全球最大的人工智能初创公司,今日头条的很多行为在其创始人的价值观里逐渐迷失了方向。

《周易系辞下》中说,“德不配位,必有灾殃。”急功近利、不断触碰红线让今日头条麻烦不断,张一鸣需要寻找新的突破口。

01 | 抖音上位

“如果明天你看到有人说抖音会干掉阿里,千万不要诧异,因为抖音似乎已经要干掉一切了。”

如果这还不能直观地说明今天的抖音有多火爆,那么我们来看一组数据。

6月12日,抖音首次对外公布了自己的用户数据:截至目前,抖音国内的日活用户突破1.5亿,月活用户超过3亿。

1.5亿日活、3亿月活用户是什么概念?

截至今年3月,全球用户规模突破4亿的社交产品只有7家,他们分别是Facebook、Messenger、WhatsApp、Instagram、微信、QQ、微博,其中摆尾的微博月活跃用户数为4.11亿。

1.5亿日活,则接近于去年年底支付宝的日活数。目前国内日活高于1.5亿的超级应用,基本都属于BAT。

应用市场研究公司SensorTower数据还显示,今年一季度,抖音海外版TikTok的AppStore全球下载量达4580万次,超越Facebook、Instagram、YouTube等成为全球下载量最高的iOS应用。

抖音势头如此凶猛,也难怪“抖音要干掉一切”的言论甚嚣尘上。

而这款短视频App上线还不到两年,抖音于2016年9月上线后,实际上一直到2017年春节后完全跑通了才大举压上资源,产品优秀的数据表现让其母公司字节跳动很快决定将各种流量明星和推广资源全力导向这个可以提升公司品相的新项目。抖音很快成为今日头条之外的战略级产品。

当然,成就今日头条最核心的算法优势也用到了抖音上,抖音一开始就在产品层面加入算法推荐模型保证内容分发效率。如今达到1.5亿的日活,全面超越了今日头条客户端。

抖音为什么会这么火?

数据显示,进入2018年,在用户时长争夺战中,唯一的亮点是短视频,从去年3月的1.5%上升至今年3月份的7.4%。

短视频的强社交属性、低创作门槛、观看时长和场景便捷等天然属性,使其更符合移动互联网时代的碎片化内容消费习惯。

而抖音的本质,就是以算法为内核,让你感兴趣的短视频,以信息流的形式成百上千地推到你的面前。每次虽然短短几十秒,但缺乏自制力的人,“抖音五分钟,人间三小时”一刷几个小时是常事。

作为移动互联网时代“杀时间”的利器,高歌猛进的日活数据和高居不下的用户粘性已经让越来越多的资本看到了短视频的威力。而BAT巨头们的入局,更是加快了行业格局和商业模式的变化。

“不仅是抖音,但凡涉及到流量、算法推荐的软件,都在利用大数据掏空你的时间。长期沉迷于这种‘娱乐至死’的产物,等脱离精神鸦片后,长此以往留下的只是空虚。每一天短暂的舒适,都在透支未来。”

“到处都是水,却没有一滴可以喝。”英国诗人柯勒律治的这句话恰好可以形容当下这个信息泛滥的时代。

02 | 今日头条走到峭壁边缘

罗振宇曾提出“国民总时间”概念,即时间会成为商业的终极战场,用户在某一款产品花费更多时间,就必然会抢夺另一款产品时间。

抖音上位的背后,恰恰是今日头条的日渐式微。

出生于1983年的张一鸣是福建龙岩人,与美团王兴、雪球方三文并称龙岩三杰。提起张一鸣,他身上的标签依然是今日头条。

依靠精准的内容分发技术,把基于个性化推荐的内容消费做到极致,今日头条迅速崛起,并成为能与BAT抗衡的新兴互联网公司。

“延迟满足感”,是张一鸣特别喜欢的一个词。他说,延迟满足感,会让你不用天天想着春播秋收,而是先把最优的目标推得很远很远。张一鸣说自己看过很多企业传记,他发现特别大的企业都是坚持最优化发展,比如说亚马逊一直保持低空飞行,包括阿里巴巴2012年之前都没有什么利润。

然而,内容平台的补贴战场却硝烟不断,各大平台启动的不计成本的烧钱大战让今日头条倍感压力,资金成本让张一鸣急于变现,根本“延迟”不了“满足感”。

由此,为了抓取用户眼球和流量,过于利用人性中最隐秘的欲望和本性,今日头条在内容推荐上的“原罪”问题一直被监管吊打,为用户所诟病。后来面对不断进入内容分发领域的各大互联网公司,今日头条也一直未能没有找到更好的出路。

对于今日头条的未来,张一鸣也有过自己的思考——仍然把内容的生产环节交给媒体和自媒体来做,今日头条只扮演渠道的角色,帮助优秀的内容触达用户,以及变现。

然而张一鸣引以为傲的推荐算法却注定了今日头条难以做出好内容。平台流量分发模式,决定了能获得多少阅读量全靠平台自动分发,标题越劲爆越吸引眼球,带来的流量就越多,短期利益就越大。

这从一篇刷爆朋友圈文章《做号者江湖》就可以看出端倪,那些潜伏的“做号者”浮出水面,他们为流量而生,时刻寻找平台机器推荐的各种漏洞,在简单的关键词拼凑之后,在几分钟内生产出一篇爆款文章,最后赚到大量广告分成。

所谓的技术驱动,在扩张和利益面前都显得不堪一击,大量的分成却被这些做号者通过技术手段和人海战略给赚走了。

今日头条的激进也导致了今日的困局。

进入2018以来,今日头条一直坏消息不断。“被曝光”、“被约谈”、“被整改”,近段时间以来在网民们的所见所闻中,今日头条似乎总是跟“曝光”、“约谈”和“整改”这几个词汇联系在一起。由此带来的,是今日头条估值的下跌,以及对预期营收的影响。对于今日头条来说,犹如行走在峭壁边缘,危险时刻随时来临。

今日头条的软肋一览无余,没有优质原创内容的产生,始终不能留住忠实的用户,也让今日头条早早触及到天花板。

03 | 字节跳动全靠“抖”?

成也萧何,败也萧何。

算法让今日头条一路高歌猛进,同时也让今日头条跌了大跟头。今日头条及其系列产品被曝光的大量违规内容,指向了问题的关键——今日头条赖以生存的“算法推荐”。

按照张一鸣的描述,“今日头条用算法理解人性”,根据用户的阅读习惯,筛选出用户喜好的内容。

“推荐模型中,点击率、阅读时间、点赞、评论、转发包括点赞都是可以量化的目标,能够用模型直接拟合做预估,看线上提升情况可以知道做的好不好。”同样基于这样的算法推荐,催生了字节跳动旗下第二个爆品——抖音。

复盘抖音的崛起路径不难发现,精准的算法分发和制造话题营销是其在短视频战场中杀出重围的两大法宝。

在内容行业,商业化无非有两条路径:流量和IP。对短视频而言,商业化则往往是前者。“通过内容获取大量流量,引流到广告、电商,这个路径需要的是巨大的流量底盘。”

用户数量高速增长,广告吸金能力随之而来,抖音顺理成章成为了字节跳动的头部战略产品。特别是在内涵段子被关闭、今日头条APP增长放缓、其他产品还在孵化的产品矩阵中,抖音的变现能力和商业模式无疑撑起了字节跳动的估值。

“同生一脉,此消彼长”之类的商业现象并不鲜见。目之所及,这和腾讯旗下QQ和微信的情形多少有些相似。依靠着QQ大量的用户群体,微信用户得以快速膨胀,但QQ没有想到的是,微信的崛起恰是伴随着自己的落寞。

如今,与今日头条的焦头烂额不同,抖音正处于高歌猛进的状态,放弃今日头条对于“流量为先”的字节跳动公司来说,确实就是最优选择。

而更换品牌名称则是公司战略倾斜的另一个明显信号。

今年4月,今日头条发内部信确认公司未来将使用字节跳动的品牌名称,不再使用“今日头条”代表公司对外形象。这透露出,张一鸣想要淡化“今日头条”的痕迹。而强调“字节跳动”,不就是“抖”吗?在外界看来,张一鸣已经决定要将宝全部押在抖音上,将精力与资源向“抖音”倾斜。

张一鸣是个技术的信仰者,把今日头条作为一家科技公司,将算法当作是看不见的手。但在内容价值观导向之下,单有技术是不行的。抖音曾是今日头条的一根肋骨,没有人预料现如今它变成了“夏娃”,所以他从一出生开始,就留着今日头条“算法”的血液,但是希望它不要成为第二个今日头条。

04 | 结语

“现代管理学”之父彼得德鲁克曾说:“战略不是研究我们未来要做什么,而是研究我们今天做什么才有未来”。

张一鸣选择抖音来延续今日头条的辉煌,已经取得了初步成效,用户的快速扩张已经证明了张一鸣的战略眼光,但是这并不是一条容易的路,因为抖音承袭了今日头条的基因,存在和今日头条同样的问题。

算法不会导致低俗,但是人的欲望会,算法不会生产谣言,但是不加管制的算法会。

为了不步入今日头条的后尘,仅仅是延续今日头条的做法是不够的,还需要通过一系列的技术和业务布局来使抖音最终走上健康的发展之路。“Be different,be healthier。”

随机阅读

Copyright © 2017 英语文化交流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