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互联网保险公司去年一共亏了28亿元 钱烧哪儿了?
英语文化交流 > 股票测评 > 四大互联网保险公司去年一共亏了28亿元 钱烧哪儿了?
四大互联网保险公司去年一共亏了28亿元 钱烧哪儿了?
时间:发表于 2019-05-13 21:22:27 股吧网页版 财经评论 分类:股票测评
四大互联网保险公司去年一共亏了28亿元 钱烧哪儿了? 来源:上海证券报

  五年半前,当首张互联网保险牌照横空出世时,曾引无数同业艳羡。不同于传统保险公司的经营模式,互联网保险公司可直接在全国范围内开展业务的“一步到位”特性,带给市场极大的想象空间。


  梦想很美好,现实很骨感。几年时间摸索下来,首批互联网保险公司却是越亏越多。


  在费解的同时,市场也在探寻,互联网保险公司离盈利究竟还有多远?


  带着这些疑问,记者梳理了四家互联网保险公司的发展路径,结合公司年报,并采访了多位行业高管和准备退场者,来探究这一新型保险牌照的现实困顿与未来趋向。


  扎心:亏幅扩大八成以上


  随着2018年年报的披露,首批互联网保险公司的经营成果逐一浮出水面。令人“扎心”的是,四家互联网保险公司亏损幅度均进一步扩大。


  已在港交所上市的众安在线,去年实现保费收入112.6亿元、同比增长89%,综合成本率也进一步改善,但亏损近18亿元、同比扩大80%。


  另外三家互联网保险公司去年合计亏损10余亿元,其中泰康在线、安心保险的亏幅分别扩大84%、66%,易安在线则由盈转亏。


  细究四份年报可见,赔付支出大幅上升是导致互联网保险公司亏损扩大的共因。


  尤以安心保险最明显,2018年该公司赔付支出同比扩大5倍至8亿元,占当年其保险业务收入的52%。其次是众安在线,去年赔付支出近46.5亿元,占同年保险业务收入的41%,同比扩大98%。另外两家互联网保险公司的赔付支出占比均在三成左右,但均同比扩大80%以上。


  业内人士分析认为,“赔付支出”在一定程度上反映出保险公司的业务质量。由此可见,四家互联网保险公司目前还处于牺牲部分质量追求市场规模的时期,当然,这也是很多初创保险公司的必经阶段。


  意外伤害险和健康险是泰康在线与易安保险主攻的方向,虽然带来了可观的保费收入,然而赔付支出同样不低。据统计,2018年,这两项业务为两家公司贡献了80%、89%的保费收入,同时也带来了75%、86%的赔付支出。


  承保风控不力是这两类险种赔付高企的主因。


  “道德风险是这两类险种的风控难点,故意伤害骗保、带病投保等恶意骗保事件频发,直线拉高了赔付成本。”据一位互联网保险公司高管透露,对此,部分互联网保险公司不得不联手共建反欺诈联盟,利用区块链技术反击多重投保行为,将有恶意骗保倾向的投保人拒之门外。


  试图另辟蹊径的众安在线和安心保险则在保证保险这项新型险种上栽了跟头。这个险种给两家公司均带来了不小的赔付支出。不过,面对这方面的亏损,两家公司选择了不同的应对策略。


  据上述高管介绍,安心保险于2017年开始瞄上保证保险,主要承保对象为p2p平台,当年凭借该险种揽入保费收入逾2亿元。不幸遭遇暴雷,去年该险种赔付支出高达1.75亿元。眼见形势不好,安心保险去年大幅压缩保证保险业务,业务收入同比下滑78%至0.44亿元。


  众安在线则选择加强风控,同时继续扩大业务规模。2018年,众安在线消费金融生态赔付率下降32.6个百分点至72.3%,保证保险业务收入同比增长177%至22.68亿元。


  自身的资源禀赋,决定了这两家互联网保险公司截然不同的应对策略。


  一位互联网保险公司相关部门负责人分析表示,众安在线2017年便设立了保险经纪、小额贷款子公司,就是为2018年发力消费金融业务铺路,通过联合持牌金融机构,在技术与数据上深度合作,双方联合网络反欺诈,才能在去年消费金融行业风险上升的背景下大幅降低赔付率。资本金和背景都不够强大的安心保险则因难以配备各方资源,而无奈选择了压缩这块业务。


  烧钱:需要市场更多耐心与包容


  当下正值四家互联网保险公司成立3年-5年的关键时期。据不完全统计,有35%的财险公司在这一时期实现了盈利。


  但以轻资产为先发优势的四家互联网保险公司,怎会反而后人一步?


  对于财险公司而言,能否实现承保盈利,主要取决于赔付支出和费用支出两大指标。相比赔付支出可靠风控手段来加以遏制,费用支出因涉及第三方渠道而难以掌控。在这方面,和传统财险公司一样,正处业务扩张期的四家互联网保险公司也深陷泥沼。


  一般来说,财险公司的费用主要包括手续费及佣金支出(下称渠道费用)、业管费。前者主要是财险公司支付给渠道和代理人的费用,后者则包括技术服务费、职工薪酬和折旧摊销等。


  以安心保险和众安在线为例,去年渠道费用分别同比增长168%、98%。其中,处于强监管下的车险业务,去年费用利用效率明显提高。但在健康险上,费用使用效率却明显降低,比如,安心保险的健康险渠道费用同比增长6.4倍,相应业务收入仅增长5.55倍。


  相比渠道费用,以技术服务费为主的业管费,则是互联网保险公司不得不支出的一笔投入。


  以众安在线和易安保险为例,两家公司摊回分保费用后的实际业管费大幅提升,其中,技术服务费占了大头。“这两家公司均将‘保险科技’作为公司战略方向之一。科技输出去年已经为众安在线创收1亿多元,只是尚未实现盈亏平衡;易安保险整体业务规模最小,但愿意拿出近半收入用于科技研发,也实属不易。”前述互联网保险公司人士分析称。


  抽丝剥茧下,四大互联网保险公司的困顿与抉择已然清晰。一方面,因风控不足而致使部分险种面临高赔付;另一方面,科技方面的持续投入,又是短期难以避免的。双面夹击下,造成了互联网保险公司眼下越亏越多的局面。


  那么,互联网保险公司究竟离盈利还有多远?


  “即使砍掉高赔付、高费用业务,尽量做优质业务,来实现承保盈利,也很难改变互联网保险公司整体亏损的现状。”一位即将离开这个行业的某互联网保险公司高管对记者说,未来科技投入还会不断加大,只能等业务规模慢慢扩大来摊薄成本,方能真正开始进入稳定的盈利期。


  可预见的是,在行业深化转型、市场竞争加剧的当下,互联网保险公司的初创期或许比市场预期的还要久一些。但任何创新必然要有代价,资本和市场不妨沉下心来,给这批新生儿更多的耐心与包容。

(文章来源:上海证券报)
随机阅读

Copyright © 2017 英语文化交流 All Rights Reserved.